分类 日常 下的文章

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初到这地方,感觉有点陈旧,和去年来学习的班长所描述的有些不同(应该不是一个地方)

img5.jpg

如今已经过去了九个多月,现在看看营区还颇有几丝可以看的地方,虽然有些地方依然让人厌烦,还好我已经离开这里了,也可以说是一种逃避吧。只能说在这里所经历的,磨砺的不是我的品质灵魂,在这似乎更多的是打磨我的性子。刚来时,我只顾什么事都自己亲力亲为,而忽视了同年战友之间的沟通。虽然很多的事情我看不惯,总想说几句,所以总感觉与人有些距离感,久而久之都渐熟悉,很多见不惯的事,似乎也可以容的下,虽然那与我内心有些差距,但我还是会保持自己的标准。

img10.jpg

在这九个月里,可以说是有抄不完的报、扫不完的地和出不完的公差勤务,身心俱疲。期间有一个月对所有的事都漠不关心,也没有激情干劲,感觉自己只剩下一具肉体,毫无思想,甚是可怕,自己现在回想,也算是可以明白造成那时状态的原因。每个人都是不同的,没有必要老是纠结一些事情。最好的自己是不会违背自己的内心的,坚守底线,不要迷失自我。我想那便是极好的了。

img6.jpg

在集训队才知道,原来坚持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,但再困难又能如何,人的思想很重要,现在离开了报训队,我想经历这里种种,我知道自己最终想要的是什么,自己的方向在哪儿。我很幸运遇到这里可爱的人,虽不喜此地,但也算是告一段落。

img11.jpg

就这样。

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

于湖州客运东站

在高中还是一名学渣的我,意外地来到中澳学院。我很幸运能来到这所学校,也许是因为高中时过的太舒适,所以在大学校园想要有所改变。

在大学,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军训,在军训期间结实了几位挚友,小飞飞教官也对我们呵护有加。

军训.jpg

军训即将结束之际,也许是一种巧合或者是说一时热血爱上军营生活,由此加入兵源预储班。

我依然能清晰记得自己当时对军营生活的向往,每天都能早早起床,叠好被子,参加训练,在兵源预储班这两年,也许有我讨厌的地方,但更多的是对它的热爱,我愿为之付出,努力。

向右看齐.jpg

2017年6月,参加大学生征兵体检,顺利通过,在暑假期间政审通过,返校后准备入伍前工作和接受入伍前教育。

因自己的一份热爱加入兵源班

因为在兵源班的历练而爱上军营

此时正坐在前往军营的火车上

回见

家长代表讲话.jpg

那些给予我帮助,默默关心我的人

我会好好的

你们也要加油( _)

以上

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二日记

-刚到长江-

一直期待着的终于有了结果,分到的地方也算满意,即将到来的是激烈的竞争,我不想被淘汰只有在军营更加努力。

img3.jpg

最近脑子好炸,都不太灵光了。这次聊点啥呢?老样子呗。

这半月里,有很多事,外婆突然发烧,老毛病愈来愈严重了,妈妈就和二叔把外婆送回老家。老爹就继续起早贪黑,小妹就交给我管着喽,在这几日也算得空,显得有些无聊。无聊的时候总想找点事做,于是就想把毕业设计完成。原先的构思放弃了,不过保留了原来的风格。没事做的时候效率高,一天半就把电子版做完了(当然有几页故意没做,也不知道对最后有没有影响)

img2.jpg

这次的毕业设计的内容都是自己大学时的一些小事,精简了很多,只算是浅浅的谈谈吧.

电子稿完成后就开始着手制作,一如既往,这次装帧没有老师的帮助开始几页总是粘的不平整。打印时老爸顺道帮我检查了几页,也发现几处小毛病,也都重印了。投入到一件事情后,时间总过得很快。

晚上书也算是做完了,看上去做工就不怎么精细,没有切边,书脊部分也有些瑕疵。也算是完工了吧,过几日就寄给黑皮

当晚同妈妈通了电话,询问外婆的情况,妈妈告诉我外婆情况不太好,通话结束后想了很多。次日就要回老家考驾照了,满打满算这驾考路也有两年多了,再不终结也就没机会了。半夜爸爸载我去二叔家过夜(方便第二日乘车)

img3.jpg

次日,在大巴车上疯狂做题,一直徘徊在八十多分,分数很不稳定,心里也就有些不自信了。傍晚到达车站后要转车去市里(只有市里一个科目四考点-难约啊)中途劫了辆韵达小车就把毕业设计寄给黑皮了。一小时后到达市里,在考场对面找了个快捷宾馆,环境不是很好但老板很热情。

img4.jpg

26日早就在考场久久的等啊等,在大门口等,在候考厅等,进机房等,出机房等,就是一直等。23333考试时还有5题的时候前面就错了三题了,有点方,还好最后过关了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当日下午,回家。

下午回家后得知两日前外婆老了,妈妈怕影响我才没告诉我。

27日,老爸也回来了,下午家里人聊了一下午,晚上又同一小伙子聊到半夜,单身狗,没办法呀。

28日,七夕,下午回家的时候才知道老爹生日就在七夕(以前记的都是阳历)

29日,外婆下葬

30日,赶集,准备次日老爸老妈小妹回去路上的小食品。

以上,就这样。